等粮不如产粮

等一下,谁来教我怎么在LOFTER抽奖?

抽奖结果公布

@立体几何的梁莫腻腻歪歪啪啪啪(噫?都是叠词呢)  @沈七迟 的雁俏,酷爱给我脑洞,不然我自己上天了!
谢谢你们参加我的抽奖,没有抽到的我也很爱你们!都是很爱爱我的(肉),但是给每个人都产我一定会死ojz。。。

皇稣练笔:zw

老是和谐我!我明明什么都没有做!!!
捶床!
一片外链的老福特能看吗?啊!
链接走评论,再也不尝试zw了,深深自卑……
没有后续啊!这就是个练笔,么么!(练完觉得应该不会有下一次了)

猝不及防。。。我一个星期没产还是两百粉了

我确定起码有一半不是因为爱我而关注我,叉腰恶势力。
点粮限我的粉哦(>_<)!
之前留言过的不用在这里留言啦,我会两边加起来一起抽,用百度的随机数字吧!
100的时候没好意思抽,虽然现在也很不好意思,谢谢你们爱吃我这个小学生文笔产的粮!
抽两篇(深思熟虑,一篇有点少,两篇以上我可能会死。。。。)
尽量快写完!
内容是车,车,车,当然要甜饼日常也行,我只能说尽量。。。π_π真的不会谈恋爱。
字数定在八千吧,其中肉六千,可以定内容或者脑洞,但尽量不要太复杂,如果我很high想加戏也会私戳。(我要控几我寄几,不能再加戏了!写不完啊!)
没有脑洞我就自high~
我的原则是不写我不吃的cp,所以我列一下我的cp 想吃的可以看一下
温赤,藏史,千竞,雁俏,废锻,杏默,任酆,皇稣,缜砚,鳞鱼,军兵,笑流(这个车我觉得很有难度,所以不参与抽奖(>_<)),梁莫,粱煞,空网,恨网,黑龙白狼,龙右,蟹牛,飘策,任酆,温酆,(月花,胧御,道胧原则上我也吃,就是没有脑洞)
还有啥,我记得我吃的挺多的,想起来再补。
其实bg我也吃,但是我。。。不写hhh,不知道为什么写bg感觉很羞耻。。。

有兴趣在评论留下你喜欢的cp(也要我喜欢!)
为了公平,只要留一条哦!
谢谢你们喜欢我的粮!真的╭(╯ε╰)╮

开奖时间下周三~,截止时间10.17号晚24点
╭(╯ε╰)╮╭(╯ε╰)╮╭(╯ε╰)╮

渡苍:

本宣

原作《金光布袋戏》

cp苍越孤鸣 竞日孤鸣

现代灵异向

级别:R18

画手:德纸 @德纸 

写手:白树树

收录魍魉正文+三篇番外

定价:未定

首发cp21


大家好我发了个一宣自断一下后路。。。。首发cp21,开展前半个月开预售,支持场取。

暂时就这么多了。。。我给苍竞添砖加瓦。。。

千岁的生日4

撒花,撒花!虎头蛇尾的我一如既往的不仅短小,而且早泄,在这里,对不起给我看画鸡儿画到两点的德,我拖了你这么久都皇稣,真是不好意思!就着甜饼凑合下饭吧!小心上火! @德纸

皇稣三十题21-30

  21喜欢
  稣浥蜷在皇渊的腿上,享受着难得的重逢。
  它很高兴,全身的毛都放松的舒展,开心地在皇渊的牛仔裤上磨爪子。
  皇渊抓着它的小爪子,解救了自己新的牛仔裤,放在手里捏着,看着隐藏在肉垫里的指甲一会儿被捏出来一松又缩回去。
  稣浥觉得他捏的不舒服,缩缩爪子,屁股往上蹭蹭,趴在他的胸口踩踩踩。
  俗称踩奶。
  怎么说呢,本能这种东西真的不是靠意志力抵挡的,
  高兴的情绪连尾巴也藏不住,微微扬起,猫脸上的嘴角都是微微上扬的。
  他很喜欢这个人,最喜欢。
  22亲昵
  皇渊好像一如昏睡前的样子,每天抱着它说话,一人一猫的生活好像只有彼此,再没有别的东西,吃饭,娱乐,休息,都在一起,那个鹅型猫窝被放在阳台上让稣浥出去晒太阳的时候睡了。
  稣浥每天晚上都睡在皇渊的枕头边上,贴着皇渊的脸,抬头就可以舔舔。
  白天被抱着看电视,躺在皇渊的腿上在阳台上打盹,看着雨滴打在窗户上划出一条条蜿蜒的线,冷了就钻进皇渊的被窝。
  这样的生活很好,但不是正常人的生活。
  稣浥知道,正常人是不可能脱离人群生活的。不管是心理,还是生理。
  尤其是经济问题。
  梦虬孙说过他住的这里是高档小区,不应该是一个没有工作的人负担得起的。
  那群人从那天之后就没有再来过,直到有一天,电话里声音沙哑的男人出现。
  23亲人
  “你真正不跟我回去。”从他擅自进门以后,皇渊就一句话没说过,他一点都不意外这个人会有自己家门的钥匙。
  毕竟就是他给的自己这间房的钥匙,为了让他暂时从家族财产分割的旋涡里逃出来。
  “我一个人过得很好,不需要。”皇渊挠挠怀里的猫咪的下巴。
  “可是你的身体,没人照顾你我不放心。以前有铅照顾你,现在……”
  “铅年岁大了,我的身体又不是什么绝症,只是比较爱睡。”
  “睡到昏迷不醒,无法自理?”
  稣浥的耳朵竖了起来。皇渊捋了捋都压不下去,真不知道一只猫在听什么。
  “没事,有它陪我就好,大哥,你不用担心我。”
  “我会再来。”
  24慌乱
  皇渊抱着稣浥坐在阳台的躺椅上,觉得自己跟老年人一样了,不是坐就是躺,睡了快半年了,确实应该做点什么锻炼一下身体。
  稣浥踩着他突出的锁骨直视着他的眼睛。
  小脸认真。
  皇渊噗嗤笑了出来。
  “你是在担心我吗?”
  “是啊,如果我就这么睡死了,你怎么办呢,也许楼下的鱼记老板会很乐意收养你吧。”
  猫头直摇。
  他才不要什么鱼记的老板,梦虬孙才不会让他去分享他的人,
  而且我不是有你了吗!
  25变化
        我把馒头都给你,我不要鱼记的老板!
  稣浥喵呜喵呜地乱叫着,看他听不懂自己说什么,还叭叭拍着他的脸。
  毛茸茸的爪子在鼻子嘴巴上捣来捣去还真是有点招架不住了,皇渊捉它的两个小爪子放在自己的脸颊上。
  “放心,我不会丢下你,猫的生命那么短,指不定是你先丢下我才是。”
  喵?是啊,如果是自己先死了,那么这个人一睡不醒也不会有人知道,就这么腐朽在没有人知道的角落,就像那些流浪猫一样。
  不,他不要!
  砰地一声,一阵烟雾突然在胸口炸开,皇渊本能地闭上眼睛,只感觉脸上的猫爪变成一双手,托着自己躲开烟雾的脸转回来。
  “我不会留下你一个人,你是我的,不许离开我!”
  一个紫色头发的少年坐在他的身上,托着他的脸颊,在距离他的脸不足一寸的地方,盯着他的眼睛,认真的说着。
  那个瞬间阳光破开烟雾从紫色的发间透过,少年冷漠的瞳仁里闪烁着悲伤和执着。
  26少年
  皇渊的手动了动碰到了少年光裸的腿才发现他居然是一丝不挂的,就算一头长发也遮不住圆翘的屁股啊!
  趁着雾没全散,皇渊托着少年的屁股就就着坐在自己身上的姿势站起来,正面抱着跑进了卧室。
  少年被扔在床上,还不太能控制好人类的身体,动动胳膊动动腿都感觉不是很轻松。
  皇渊把窗帘拉上回头就看见这个人还是一点自觉都没有,大喇喇地坐在那,看见自己看过去,毫不害羞地和自己对视。
  “……”
  皇渊走过去用被子把它兜在被子里。
  “你是,稣浥吗?”
  点点头,稣浥蹭着就往皇渊的怀里钻。
  盖被子是要睡午觉吗?
  皇渊尴尬地看着少年一点自觉都没有的全裸着在自己的怀里蹭,只好把他固定在怀里,不让他继续乱动。
  27习惯
  习惯是很可怕的。
  刚开始,稣浥还不知道要穿衣服,每天都光着身子扭来扭去,像猫一样粘人,还喜欢坐在他怀里,舔他的脸。
  如果阻止他他就会露出惊讶愤怒的表情,仿佛要被抛弃一样。
  非要他摸着发顶,亲他几口才会消气。
  眯着眼睛窝在自己的怀里,身体变大了不知道头要靠在哪里,抿着嘴唇,一个人在那边扭来扭去才找到了正确的姿势。
  皇渊的手揽着他的腰,拉着他的腿弯,不让他滑下去,他就可以把头靠在皇渊的肩膀上,睡在皇渊的怀里了。
  怀里的人睡的香,皇渊却只能悲哀的发现养了一只人形宠物的悲哀。
  要是大哥看见一定会以为他是变态。
  事实上他最近冲动的次数越来越多了。
  大老爷们儿每天被一个柔软的身体往怀里缩,到处蹭,膝盖总是蹭到要命的地方,还喜欢拉着自己的手摸他的全身。
  皇渊摸了下鼻子。
  这种全部的生活都揉在一起的感觉。
  28洗澡
  皇渊试图帮助他以人类的身份独立生活或者变回猫咪。
  稣浥只是挥舞着爪子。
  “我说会一直陪你,我绝对不离开!”
  变回猫咪就不能看着他了,变成了人就可以照顾他。
  虽然他现在连自己洗澡都不会。
  皇渊和稣浥站在花洒下面。
  温热的水洒下来,舒适的温度却让稣浥几乎是跳着逃跑。
  紧紧把人箍在怀里,往身上抹着沐浴露。
  这大概,算是鸳鸯浴吧?
  29面瘫
  皇渊几乎以为稣浥是个面瘫,说起来猫好像就没什么表情。
  所以不论说什么,他都喜欢扶着自己的脸,正视自己的眼睛说出来,甚至有时候忘记说话,全靠眼神交流。
  时间久了,其实也就一两个星期。
  他能够看得懂那里面的每一个小情绪。
  稣浥也能准确的捕捉他每一个动作的意义。稣浥关注他其实远比他关注稣浥来得多。
  皇渊悲伤的发现自己大概是弯了。
  抱着稣浥陷进床单里。
  被压在身下也没什么表情,只是眼睛里闪着疑惑。
  已经过了好一段看得到摸得到但是不敢吃的日子了。
  皇渊觉得应该做点什么来打破这种挠人的生活,之前说的运动应该可以提上日程了。
  亲亲稣浥的下巴。
  “稣浥,你是不是很喜欢我。”
  点头。
  “你是不是想和我永远在一起。”
  点头点头。
  “那好,你把腿分开来。”
  30拉灯





  皇渊的病倒了年纪就会好,算是隐性隔代遗传。大概就像女生的痛经有的生了孩子就会好一样,这里我就算破处就会好吧,hhh
  还有稣浥的寿命,可能我说的比较隐晦,幼猫期很长,默苍离可能比杏花大这两点,想表达的就是,这种特殊的猫咪寿命跟人类一样。

皇稣练笔三十题11-20


  11同居
  一人一猫的生活达成了某种和谐,皇渊天天叫着各种精致餐点的外卖,再让外卖小哥捎一个鱼记的馒头。另外鱼记的八味酥也很好吃。
  皇渊会抱着它一起看电视,摸着它柔软蓬松的毛,摸得它伸胳膊伸腿几乎翻肚皮,对于他的一口一个宝贝儿宝贝儿几乎无视。
  有时候皇渊靠在沙发上睡着了,稣浥会拍拍他的脸,喊他回床上睡。
  皇渊不知道一只全身是毛的猫会不会知道人类会着凉这件事。
  12吃醋
  鱼记也开了外卖,送外卖的是一个叫梦秋孙的小伙,不知道为什么稣浥很亲近他,让皇渊很不爽。
  他可是讨好了很久才能让稣浥主动蹭腿的!
  13走神
  稣浥经常跳上窗台看着楼下的鱼记的门店,视线跟着外卖车移动。
  快到冬天了,皇渊起床的时间越来越晚,几乎是吃完外卖跟它玩一玩就要睡了。
  原本看见它盯着楼下不放还会抱怨几句养不熟,现在反而是稣浥经常趁着他睡着了跳上床看看他的脸。
  爪子按在皇渊挺拔的鼻梁上拍拍,沉睡中的人类皱皱眉。
  你怎么了呢?
  14生病
  稣浥这几天几乎都不去窗台了,趴在猫窝里陪床上的人一起睡觉,趁他睡着了跳上床,皇渊醒来看见它睡在自己的枕头边上,直接捞过来亲亲摸摸蹭蹭。
  稣浥发现床上的人不对劲的时候是本该起床叫外卖洗漱的人,时钟指向最上面了还没有起来。
  用力地拍了他的脸,他都没有反应。好不容易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
  “饿了吗,我给你叫吃的。”伸手把手机拿过来拨最近的通话记录。
  稣浥小爪子一挥,打开了通讯录,幸好这家伙手机还是按键的。
  号码簿里有一个和皇渊一个姓的人。
  打针的时候登记信息,稣浥有看见的这个人类姓的是北冥。
  拨通。
  皇渊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猫咪做了什么,手伸在外面就这么睡了过去。
  15分别
  皇渊被接走了,打了电话后,里面传来一个沙哑的声音,先是很淡漠地喂了几声,稣浥把台灯用力推下了桌子发出很大的声响。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突然就挂断了。
  五分钟以后,一群人冲了进来,皇渊就被人裹上被子抱走了。
  谁也没有注意到窗台上沾了一只紫色的猫,一眨不眨地看着他们抬走睁不开眼的人。
  16离开
  稣浥以为自己会被关在这里饿死。那群人把门关上就走了。
  事实上还没有一个小时,给它打过针的医生就拿着钥匙打开了门。
  “啊,真是的,自己小弟的猫不带走照顾,让我看着算什么啦!”
  稣浥被带离了这个住了几个月的房间。
  17异类
  梦虬孙来看过它,它们曾经是缩在一起取暖的好兄弟,虽然不是一个妈。
  它们好像生下来就和别的猫宝宝不一样,它们更聪明,长得更慢,小猫们一个个长大离开了,它们还是奶猫的样子。
  母猫要养育新的孩子了,它们都被赶了出区。
  医院的那只猫稣浥一看就知道它和自己一样,甚至应该比自己大很多了,指不定比那个医生还大了。
  但是它没想到梦虬孙能变成人形。
  18诀窍
  梦虬孙来送外卖的时候跟它聊过,只有在某一刻它很想变成人的时候,它才会变成人形,而要保持这个形态,要看他自己的意志是否坚定。
  街上的流浪狗追赶翻垃圾的梦虬孙,弄伤了他的腿。事实上稣浥的腿伤也是这样来的。
  找不到吃的,一身狼藉的梦虬孙走到鱼记的墙角,闻着香喷喷的味道啃着爪子,他不敢去偷吃,腿受了伤要是被抓到可能会被打死。直到被扔垃圾的鱼记老板看见抱起来。
  白白净净的男人很好欺负,对他也很好,不管梦虬孙一身脏在床上打滚还是把他的衣服都扒出来弄乱都不生气。关键他做的吃的真的很好吃!
  总是温和的笑着,直到那个叫午砗磲的人有一天被街上的混混打架波及,擦伤了脸。
  梦虬孙说,看见那个人一如既往地笑,又因为嘴角的青紫抽气,他心里揪得很紧,只想以后都不让他被别人欺负。
  很突然地当着那个人的面变成了人,男人被压在自己身下瑟瑟发抖,他却说着以后一定会保护他的话。
  然后他们就在一起了,男人真的不会拒绝他,当然,在床上也是。
  稣浥前面听得很认真,等听到梦虬孙又开始咧着嘴不正经,甩甩尾巴就走了。
  以前开玩笑都是小母猫,现在,哼。
  不过鱼记的馒头确实好吃,难怪梦虬孙给养的白白胖胖。
  19思念
  午夜,稣浥睡在被杏花君一起拿过来的鹅型猫窝里。
  默苍离已经被抱进卧室睡觉了。
  默苍离是在他住进来一个打了个招呼,交换来的名字。
  默苍离说他换过很多次名字,这是最后一个。
  稣浥想着在猫里面这家伙也算极其冷漠了,也会有想要和人类一直在一起的时候吗?
  默苍离被杏花君抱起来说,这样就很好了。
  稣浥缩在猫窝里,舔着爪子,想着不知道在哪里,不知道是醒着还会睡着的人。
  他会想我吗?
  我会想他吗?
  猫身一僵,这不是正想着呢吗。
  20重逢
  男人像初遇第一天的时候一样,穿着牛仔裤配衬衫,把它从猫窝里单手捞起来,压在自己的胸口。
  亲昵地蹭蹭它的脑袋、
  “稣浥宝贝儿,有没有想我呀?”
  稣浥紧紧抓着衣服,又怕抓到他的皮肉让他疼。
  半年了,它很想他。
  一开始的故作冷漠在一天天没有音讯里消失。
  每天守着自己的窝,希望梦虬孙能给自己带来一点讯息。它毕竟还不会开口。
  但是梦虬孙也无法知道皇渊被带去哪了。
  医生好像根本不关心这只猫还要住多久,经常留下两只猫自己出诊,只是偶尔倒猫粮的时候看它一眼,不知道在想什么。
  猫生真的太闲了,闲到他一遍遍地想起那个人是怎么样和自己相遇,怎么样抚摸亲吻陪伴自己,除了这个人,他没有再遇到过这么包容爱护自己的人了。
  所以默苍离那样的猫也会有想要永远留下的时候吗,它能看出来医生对待默苍离和别的人,动物都不一样。
  直到最近,他开始忍不住去想那个人是不是,死了。
  人有时候比猫脆弱的多,那样的睡法连猫都睡不下去了,他会不会就那样睡死了?
  稣浥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不像别的猫一样记忆短暂,但它很庆幸自己不会忘记曾经有过这么一个人。
  幸好,他回来了。
  看上去也没有什么不妥。
  稣浥贴在皇渊的身上,它不知道普通想猫会不会哭,但是他几乎是压抑到了颤抖才控制住自己不要哀呜。

皇稣练笔三十题1-10

  皇酥三十题
  1偶遇
  北冥皇渊在自家门口遛弯,捡到一只毛色淡紫的小奶猫。
  小猫安安静静的不叫不闹,就蜷缩在绿化带里舔着自己打结的毛,看见有人来了,才有了些戒备。
  它的腿好像受伤了,所以连向后退缩的姿势都有些艰难。
  2购物
  皇渊单手抱着小猫摁在胸口,一只手挎着篮子去楼下砚寒清的宠物店买了很多宠物用品,老板还送了他一只鹅型猫窝。
  肚子饿了,皇渊想顺便去解决一下自己的饮食问题。
  路过一家包子店,一直紧紧抓着衣服的小猫突然叫了两声。
  皇渊看看热腾腾的包子。
  “老板,来俩肉包。”
  3喂食
  对于小猫喜欢吃包子皮却对肉馅不屑一顾这一点,皇渊非常不解。
  小猫微眯的眼睛带着些许不屑。
  对于能从猫的眼睛里看出不屑来,皇渊觉得自己是不是提前老花了。
  4异常
  虽然这个小猫从长相,性格和爱好都和别的小猫不一样
  但是当皇渊开始胡乱给小猫取名的时候,它蹒跚着站起来,踩着沙发上开着的笔记本的键盘,打出八纮稣浥这四个字的时候
  北冥皇渊还是收到了一万点惊吓。
  5取名
  小猫端坐在沙发上,尾巴微微上翘着在键盘上甩来甩去,好像对于人类这样惊讶的样子感到满意。
  皇渊看了看笔记本。
  “太绕口了,我叫你宝贝儿吧。”
  小猫的尾巴悬在空中,一动不动。
  6拒绝
  无论北冥皇渊怎么叫它宝贝儿,它都用屁股对着皇渊,眼睛也闭着不想看这个傻子第二眼。
  傻子正拿着狗尾巴草型的玩具逗它的鼻子。
  7受伤
  北冥皇渊的鼻子被挠伤了。是他错了,没想到瘦瘦弱弱的小猫爆发起来这么惊人,一时没有防备。
  8强行
  皇渊压着猫咪小小的爪子让他仰面躺在沙发上,嘟着嘴强行亲小猫的脸。
  小猫艰难地把猫脸四处闪,两个小腿不顾还受着伤,抵在皇渊的脖子上,虽然比不过人类的力量,还是在愚蠢的人类的脖子上留下了数道抓痕。
  9停战
  皇渊捂着脖子和脸,不用照镜子他也知道自己大概是毁容了。
  小猫缩在沙发的角落里,一脸防备凶狠,用爪子捣着自己的脸,抹着人类的口水。
  都很狼狈。
  一人一猫在沙发两头短暂对视,仿佛达成了某种停战协议。
  10打针
  本来只要给猫打针的,现在他自己也要打针了。
  杏花君的宠物诊所里,一人一猫各打一针。
  杏花君养的浅绿色猫咪,眯着眼睛坐在杏花君的垫子上。
  “喵”愚蠢
  稣浥:“。。。”

关于抽奖

emmmm,本粮每天都暗搓搓关注LOFTER,像每一个小透明一样看见一个消息都要鸡冻半天,一排消息就要上天。
最近被宠爱有点上天了(>_<),好幸福啊!
粉丝也有177了,100的时候没好意思抽奖 虽然我还不知道怎么抽奖。。。
总之就是200的时候我会抽奖,规则我再想想怎么弄。
发了LOFTER大概就不能反悔了?有点慌张。
内容是车,车,车,当然要甜饼日常也行,我只能说尽量。。。π_π真的不会谈恋爱。
字数定在八千吧,其中肉六千,可以定内容或者脑洞,但尽量不要太复杂,如果我很high想加戏也会私戳。(我要控几我寄几,不能再加戏了!写不完啊!)
没有脑洞我就自high~
我的原则是不写我不吃的cp,所以我列一下我的cp 想吃的可以看一下
温赤,藏史,千竞,雁俏,废锻,杏默,任酆,皇稣,缜砚,鳞鱼,军兵,笑流(这个车我觉得很有难度,所以不参与抽奖(>_<)),梁莫,粱煞,空网,恨网,黑龙白狼,龙右,蟹牛,飘策,任酆,温酆,(月花,胧御,道胧原则上我也吃,就是没有脑洞)
还有啥,我记得我吃的挺多的,想起来再补。
其实bg我也吃,但是我。。。不写hhh,不知道为什么写bg感觉很羞耻。。。
暂时这样,可能会有变动,被群霸权限了,不抽奖就禁言,权利使人丑陋啊,唉,我是说我自己丑陋,爱群霸(笑)

是结婚不是订婚,对,没错,就是这样【皇稣,现代】什么垃圾题目

  1
  “稣浥,稣浥?···”一早起来就不见了本应该躺在自己怀里的人。
  “稣浥去哪里了?”揉着睡眼惺忪的眼睛起来,听见厨房有乒乒乓乓的声音。
  厨房里,八泓稣浥围着皇渊买的可爱的章鱼图案的围裙,正在煎着鸡蛋卷,锅里还煲着粥。
  “稣浥,我的早安吻。”稣浥做的爱心早餐耶~皇渊心理简直炸开了花,就想亲亲可爱的稣浥。
  “等一下,我还在煎蛋卷,啊唔!”看着皇渊闭着眼睛凑上来,只能匆匆忙忙的关火,让他拿走每日例行的早安吻。
  “唔,好了,够了,去冲澡准备吃饭!”越吻越是难分难舍,手伸进围裙里挑开T恤按那还没有消肿的乳粒,乳头的刺痛惊醒了稣浥,有点狼狈的把脸扭开。皇渊不满地用下身顶了稣浥的屁股一下。
  “可是我硬了···”
  “你再发情今天晚上开始就不用和我睡了!滚回你的房间!”其实稣浥是寄住在北冥皇渊的家,但是当他们确立关系以后,两个人都住进了那件客房,主卧反而没人住了。
  昨晚不是才弄到半夜吗!怎么还这么容易就有精神!
  被推着赶出厨房,“稣浥,你真的不考虑晚上多加一次吗?我真的···”扒着门框乞求,然而这时候才发现他居然只穿着内裤就跑过来要早安吻的稣浥完全不想听他讲任何话。
  “出去!!!”
  2
  皇渊洗了澡,穿戴整齐以后和稣浥坐在餐桌的两边,吃着稣浥的爱心早餐,心里美滋滋。
  稣浥咬着蛋卷,看着对面眉眼弯弯心情很好的男人。穿上了衣服还是人模狗样的。
  桌子底下,皇渊伸了一条只脚去戳稣浥的膝盖。
  呸,衣冠禽兽!
  膝盖一分,夹住了那只脚,低头不动声色地喝一口自己的粥。
  皇渊端着碗挡着嘴偷偷笑着,稣浥的耳朵都红了。
  在一起快有大半年了,稣浥还是这么容易害羞,真是可爱。
  3
  “稣浥,领带打不好了~”皇渊死死拉扯着鼓出一个大球一点都不平整的领结。
  “真是笨,学了这么久都学不会。”三下两下拆开,熟练地给对方整理。
  “我来之前你不带领带吗?”这个问题稣浥时不时会问,因为他们还没在一起的时候皇渊就经常请求作为房客的他帮自己打领结。
  皇渊笑而不语,当然不是。
  4
  跟这个人住久了,稣浥连生气的力气都没了。
  刚开始的文质彬彬,彬彬有礼都是假象。
  稣浥和皇渊在北冥家的家族副企业上班。工作内容是打包艺人,也就是经纪公司。和皇渊的恋情是瞒着大家的,理由是稣浥不想让私生活影响他的工作和工作环境。毕竟经纪人之间竞争压力也不小。
  稣浥被拖着抱着塞进了副驾驶。皇渊坐到驾驶座上给稣浥和自己系好安全带。
  “我可以自己坐公车去上班。”每天早上都要来一出,附近的邻居都快习惯了。
  “不要,公车太慢,迟到的。”
  “我可以早点出门。”
  “可是你早出门就要早点睡,那我们晚上做的时间就更少了!”瘪瘪嘴,每晚一次真的不能再压缩时间了,保质保量才能和谐。
  “唉!”撑着头靠着车门,稣浥不想就这个问题跟他多废话。只要一给他机会,他就想加戏。
  “真的不能增加一次吗,我可以特别让你早上晚一个小时上班。”
  “停车,我走过去。”
  5
  稣浥最近在为了手下一个叫梦虬孙的艺人烦恼。
  这是他发小,小时候两个人家里都穷,长大了稣浥看梦虬孙长得还比较符合那些喜欢正太的妹子的喜好,就拖过来当了艺人,起码比继续当混混强。
  但是这个梦虬孙,没事干就喜欢吃吃吃,吃吃吃
  以至于,他找不到美食节目以外的工作能给他。
  这样真正不会因为吃胖了而掉粉吗?
  梦虬孙抱着三盒便当从稣浥办公室门口经过。
  “站住。”稣浥冷冷的扫视梦虬孙怀里明显超出份额的公司标配午餐。
  稣浥把没收的两盒午餐送去了厨房,后勤部部长午砗磲冷汗涔涔的感受着稣浥散发的冷气。
  梦虬孙真的是自己偷拿的,不是他给的啊!
  “我明天喊砚寒清来管食堂。”
  6
  稣浥顺便端了自己的盒饭坐在食堂里吃,这时候外卖盛行,味道只能算是普通的食堂自然没几个人在。
  稣浥吃惯了饭菜,也喜欢食堂少有少盐寡淡的滋味。
  北冥皇渊蹬着他的皮鞋端着饭盒蹭了过来。
  他不喜欢公司食堂,但是他喜欢稣浥。
  稣浥不喜欢他总是看着自己下饭,视线一移看见旁边放的礼盒。
  好像是,月饼?
  “大哥说,今天是中秋节,要我带着你回本家团聚。”
  筷子啪地按在饭盒边上。
  “你跟你大哥说了我们的关系?”
  “嗯,我们领证不可能不通知家里啊···他们迟早会知道的···”皇渊眼神漂移。
  “我有答应过这件事情?”什么时候答应的?他怎么会不知道!
  “那我现在就跟你求婚!”
  早就准备好的东西,练习了很多次的动作。
  刷的站起来,两步走到稣浥的身边。筷子滚到了地上,但是没有人去在意它。几个在食堂吃饭的人也抬起了头看向这边发生了什么。
  皇渊单膝跪下,掏出装了戒指的盒子。
  “稣浥,你愿意,嫁给我吗?”
  他的眼中,没有星辰,没有大海,只有八纮稣浥一人。
  7
  右文丞拨打了订蛋糕的电话。
  食堂的大家目睹了全过程,纷纷回去通知了各个办公室,拿出了准备已久的礼物。
  废话这么明显了还能拖这么久,真是总经理手下留情啊。
  稣浥伸手让皇渊帮自己戴上了戒指。
  他脑中疯狂思考,手却已经伸了出去。
  两人躺在床上的时候皇渊玩笑似的拿软尺量他的无名指
  那时候他还说绝对不可能有这一天。
  戒指的大小刚刚好。
  万万没有想到是在食堂收到的求婚,真是没有一点气氛。
  但是又能怎么样,拒绝吗,他有什么理由拒绝呢?
  8
  气氛是在下班后。
  北冥家租的大巴把公司的人都接走了,皇渊载着稣浥先去现场换衣服。
  会场正中央放着蛋糕店做了一个下午的八层大蛋糕。(梦虬孙吃完了整个蛋糕)
  原来这才是真正的订婚。
  屏幕打出一道字:祝北冥封宇和欲星移,喜结连理,百年好合!
  八纮稣浥,皇渊:???
  “咳咳,放错了,这是明天要用的,策划,换一下。”欲星移清清喉咙喊后台放错了标题。
  “祝北冥皇渊和八纮稣浥喜结连理,百年好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