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粮不如产粮

我真的不会搞笑,哇地哭了

【皇酥】千岁的生日1(我才不管官刀呢蛤蛤蛤!)

  八紘稣浥和北冥皇渊很早就熟识了,熟到八泓稣浥会暗自把梦虬孙赞不绝口的几样中原特色点心的做法记下来,做给北冥皇渊吃。
  当然梦虬孙不知道,不然他估计要闹了。
  北冥皇渊也不打算让别人知道,此时他正潜伏在厨房的窗户外面,偷看稣浥围着绣着可爱乌龟的围裙和面。
  稣浥只用了两只手和面,另外的四只手随着动作不自觉地摆动,撒了些面粉在脸上都不知道。
  八味酥的做法需要保持一个力道揉相当一段长的时间。八紘稣浥没有内力,不停地揉面的动作让他两只手发酸,就换了两只手上,北冥皇渊才知道为什么稣浥六个爪子上都有面粉。不由暗笑。
  “要看进来看。”即使没有内力发现不了外面有人偷看,但八紘稣浥已经被偷看了太多次,不用想都知道他肯定躲在窗户后面了。
  北冥皇渊一点也没有偷被发现的窘迫,大大方方地拉开窗户,伸手进去抹掉八泓稣浥脸上的粉末。
  知道自己又弄到了脸上,手上全是面粉也不好自己擦,八泓稣浥难得没有抗拒北冥皇渊的触摸,一边继续揉面,一边让千岁帮自己擦。
  只是这擦的时间也太久了。那手指摸着摸着就想抚摸上暗色的嘴唇。
  八泓稣浥微微侧过头,咳嗽一声,北冥皇渊吓得一哆嗦,立刻把手缩回去了。
  又是只差一点点,只差一点点就能摸到朝思暮想的柔软了。
  其实千岁最想做的不是隔着窗户摸,而是直接把他拉过来亲吻,再看他满脸通红又无可奈何的样子,也许他会恼羞成怒狠狠地把窗户关上吧?
  不过他也只敢想想,他实在太喜欢稣浥了,生怕一点点冒犯都会把他吓走,逃到他接触不到的距离。
  这一份患得患失,这一份小心翼翼,不知道能换来几分的情意。
  将八味酥放进炉里烘烤,馒头也放在笼屉上蒸了,八泓稣浥才得以洗干净手上的面粉。
  “我来帮你。”
  北冥皇渊缩回手就走进来看着稣浥给自己忙前忙后,满心愉悦,完全不介意,很乐意帮稣浥洗干净他的八只爪爪。
  “不用。”疏离的语气完全无法对这个人放肆的动作有任何的阻止作用。
  手被一一牵起来放在水盆里,两只手包裹自己的手,细细地揉搓,与其说是在洗手,更像是在按摩,轻轻重重的力道,捏软了手,也捂化了心。
  鳌千岁没有注意到,虽然呼吸仍是平静,但是耳朵已经悄悄地红了。
  其实鳌千岁只是在占便宜而已。完全没想到稣浥对自己的亲密也不是无动于衷,只能怪他伪装地太好。
  柔软的身躯却要背起坚硬的壳,让鳌千岁怜惜不已。因为他知道,他的稣浥是个多么柔软的人,会在生辰给他洗手羹汤,他只是,太坚强了。
  “八味酥好了!”
  本来并排的姿势不知不觉就变成自己被环在他怀里,手一直被摆弄也就算了,他还故意往衣领里吹气,眼看气氛渐渐不对,呼吸越来越热,隐约还有东西抵着自己!
  这里可是厨房!
  手想要抽回来却还是被紧紧地拉住,甚至在察觉他有逃离的意图,还拥地更紧!
  八泓稣浥可不想在这个随时会有人经过的地方和他发生什么超友谊的事情,只好放低了语气,让他放手。
  虽然很想吃八味酥,但他更想吃八泓稣浥啊!
  可是稣浥难得放低姿态,逼地太紧反而不美。
  “那我先去房间等你。”
  鳍鳞会宗酋私入千岁府,不论有没有人认识稣浥,被人看到也不妥。
  所以他都是以铅要下厨为他庆生,不愿意别人插手为由,禁止下人靠近厨房的。想和稣浥一起用餐当然也不能在客厅了。
  所以稣浥怕被别人看见他们亲热根本是多余。不过北冥皇渊不敢说我们继续,别羞坏了佳人,砸了他的八味酥。
  北冥皇渊是相当享受的,心上人亲手做的他最爱的美食,简直是心和胃一起都抓去了。
  然而不论多么不舍,多么慢条斯理仔细品味,终究还是只剩最后一块。
  吃完了,他也要走了。
  八泓稣浥看着北冥皇渊突然停下,盯着那最后一块八味酥。
  这是他按照北冥皇渊的食量做的,不应该会吃不完。他不肯继续吃的理由也很明显了。
  轻叹一口气,提起筷子夹起最后一块八味酥送到北冥皇渊的嘴边。
  “我今晚在这留宿,明天一早就离开。”所以快吃吧,不要露出那种表情。
  “好,好!”又惊又喜,北冥皇渊一点形象也不顾,张口叼住塞了满满一嘴,左右两边的颊肉都跟着鼓动。
  八泓稣浥看他脸都塞胖了,不由轻笑一声。
  北冥皇渊匆匆咀嚼就咽了下去,张口就想为自己今天晚上谋福利。
  “别肖想。”一只手指抵在了北冥皇渊的唇边,轻轻拭去了沾上的食物碎屑。
  北冥皇渊张口想去叼那根手指,八泓稣浥一收手,快步走到床边坐下。
  “我要休息了。”
  “我帮你按胳膊!”
  “不用。”
  鳌千岁蔫蔫地挪着步子端着盘子往外走。
  虽然这里其实是他的卧房。
  跨过门槛的时候鳌千岁回身想把房门带上,就看见八泓稣浥倚在床边正看着他。
  看他一动不动,抬起手晃了晃,好像还对他勾了勾手指。虽然脸上仍是一贯的疏离,但那眼角还是露出了一丝媚意。
  鳌千岁盘子一扔三步两步跳过去捉住那只手,结结巴巴地说。
  “我,我还是帮你按按吧,你揉面一定很酸的……”
  八泓稣浥抓着他的衣领往床上一拉,自己就跨坐在躺在床上的北冥皇渊的身上。手指滑过北冥皇渊的脸颊。脸缓缓贴近,直到彼此的呼吸都能感受地到。
  “我说,我要休息,你能让我放松吗?”
  发丝垂落遮住了光线,北冥皇渊看不清那双眸子里沉浮地是什么色彩,只能把颤抖的唇贴上去,双手揽着他,不断地加深这个吻。
  八泓稣浥感受到身下的人激动地颤抖,不知是该庆幸自己还不是最失控的那一个,还是担忧茹素已久的鳌千岁能否克制自己,让他明天还能走着离开。

天使与软糖,现代7【兔肉,3p避雷】

  弄完了天也黑了,赫蒙天野把苍狼的手松开,抱着他在浴室清理了一下就搂着全身酸软乏力的苍狼睡了。
  第二天早上免不了又是一番作弄,少年人的恢复能力很好,只是睡了一觉就消肿了,也没有因为灌了一肚子精就发热,可能是因为清理的比较干净及时。
  赫蒙天野压着苍狼窝在被子里,手指扣了一会儿,直到扣出水,才扶着分身摸索着插了进去,晨勃精力有限,匆匆弄了一会儿,就射在了苍狼的臀缝里,苍狼也射在自己的手心,两个人才起床擦洗一番。赫蒙天野打的送了苍狼回家。
  令狐千里觉得很奇怪,很突然地苍狼开始闪避他的触碰,早上很自然的搭肩问好都被不留痕迹地闪开。
  别看令狐千里脑子不好使,他对动作的反应快的很,不然也不会作为体育生直升本校了,除了体育他没有一科成绩是几个及格的。
  令狐千里嘴笨,表达情绪的方式也很简单,他直接上去给了苍狼一个兄弟的抱抱,以前他以为苍狼是女孩的时候这些亲密动作都不敢做,后来知道苍狼是男孩还很失落,结果因为都是男孩子可以随便搂搂抱抱(误)反而让他高兴了起来。
  苍狼无情地推开了,并且还结结巴巴地说了一声对不起然后跑掉了。
  如果令狐千里想追,苍狼肯定是跑不过他的 。不过令狐千里被这无情一推狠狠打击到了。
  令狐千里靠着墙,表情仿佛天塌了。
  “我,我被天使讨厌了!天使要抛弃我了呜呜呜!”
  “所以这就是你把我从课堂上拖出来的理由?”赫蒙天野很嫌弃地看着令狐千里用衣袖擦着鼻涕,哭的仿佛死了亲妈。
  不,就算死了亲妈他也不一定哭成这样,毕竟是被抛弃的孩子。
  想到这赫蒙天野叹口气,摸摸令狐千里的狗头,难得没有被狗崽子一巴掌拍开。
  “来,说出你的故事。”
  令狐千里就告诉他自己友情一抱被无情推开。
  令狐千里会来找赫蒙天野一是因为三个人从小关系最好,二是因为,即使不愿意承认,赫蒙天野可能比自己,更多那么一点的了解苍狼。
  他想的没错,只是不知道罪魁祸首就是这个好兄弟。赫蒙天野脑子一转就知道苍狼刚刚被同为男人的自己上了,短期内可能会排斥同性的接触,更何况是这个几乎完全没把他当男人看过的傻萌呢?难怪从早上开始就没见到他的影子,三个人是隔壁班,走廊碰个面还是经常的,估计是一直躲在教室里。
  赫蒙天野暗笑,但是这事不解决不行,不能让他一直躲着自己,可能还会避开上下学的路上碰见的机会,吃不到已经很不幸,看不到不是要命了!赫蒙天野低头思考了一下,还要便宜令狐千里了。
  “便宜你了,明天我给你带点东西,保证效果好。”
  第二天令狐千里拿到了一个黑色的盒子,里面是一张光碟。
  “这是我这刻录的绝版光碟,你挑个你家里没人的时候约苍兔和你回家看,不许一个人偷看!”
  “看电影吗?有用?”关键苍狼爱看文艺片 他爱看动作片,这玩意能有用?
  “放心,奥对了,这个你拿去,电影开始了你就知道怎么用了。”赫蒙天野在书包里摸摸,摸出一管ky。
  “这什么东西,全是英文,看不懂啊,吃的吗?”赫蒙天野的爸爸是部队的,经常天南地北地跑军事会议,偶尔也会给赫蒙天野和他家小弟带点吃的玩的。
  “……是的,可以吃的。”吃不死就是了。
  “哪一只怎么吃啊,再来一根。”
  “……给你。”
  令狐千里拎着一个碟片和两根ky在赫蒙天野复杂的眼光里大摇大摆地走了。
  赫蒙天野拿着英语书往脸上一摊,希望兔受得住吧。
  这之后苍狼还是有意无意避开和赫蒙天野见面,也躲避令狐千里的接触。
  令狐千里正在等待赫蒙天野交代的时机,所以一边被不断打击着一边耐心等待。
  苍狼感觉过意不去,所以令狐千里邀请他去家里看电影的时候,尽管苍狼一想到上次去别人家的惨痛经历就毛骨悚然,看到令狐千里眼里希冀的光芒还是点点头。
  算了,萌萌又没做什么,借这个机会缓解一下矛盾吧。
  今天是令狐千里家长的结婚纪念日,也是苍狼的叔叔和叔爷的结婚纪念日。
  什么,没说过吗?苍兔和萌萌算是亲戚关系啊!因为领养令狐千里的就是他的叔爷。
  令狐千里家里空间不大,自己的房间也排的满满的,令狐千里为了观影效果好把灯关了把苍狼往床里面一挤开了CD盒子准备放进电脑。
  苍狼一看那光盘盒子光秃秃的什么也没有,心想盗版碟吗?别不是十八禁把。
  苍狼已经不看好这个电影的内容了。令狐千里把光盘放进去很高兴地往床上一蹦,苍狼都给颠地崩了起来,这时候一样东西蹦到了苍狼的手边,苍狼拿起来一看。
  “……”!!!这玩意怎么这么眼熟眼熟!
  令狐千里看见了伸手就过来越过苍狼的腿在枕头边上又摸了一管出来。
  “赫蒙天野给我的,估计是糖吧。”苍狼眼皮一跳一跳地看着令狐千里捏住了外包装的口子。
  “光盘也是赫蒙天野给的?!”苍狼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他居然忘记了!
  “是啊。”
  苍狼一个飞扑要把电脑关掉,被令狐千里本能反应拦下,抱着腰拖了回来。
  电脑上,视频已经开始放了。

天使与软糖,现代5【兔受,3p避雷】

咳咳,接下来应该就是纯肉,慎入!慎入!慎入!
可能还要一到两章才能到萌萌吃肉,链接评论~

天使与软糖,现代4【兔受,3p避雷】

上班了,挤两像便秘,emmmmmπ_π凑合吃一下。链接走评论
这一章没啪,下一章也不一定啪的上,兔兔的第一次还是刚发育的幼齿,要温柔对待~
我觉得我不能和大鸟py交易兔肉了。上一次是22,这一次是13,下一次指不定就五岁了⊙﹏⊙
保护节操,远离交易
然而我今天又为了头像接了皇酥的交易蛤蛤蛤
(py已烂)

天使与软糖,现代3【兔受,3p避雷】

  小升初是本校直升,赫蒙天野被分在了隔壁班。
  令狐千里坐在苍狼的前一排。
  13岁的苍狼和令狐千里已经开始拔个子了,但是令狐千里不知道为什么苍兔长得比自己还快,最后觉得可能是女生先发育吧。
  直到生物课,老师讲解了第一性征第二性征。
  令狐萌萌趴在桌上,慢慢地坐直。
  原来,女生是不能站着上厕所的吗!
  令狐萌萌再一次举着苍狼要冲进女厕所的时候,赫蒙天野和苍狼合力把令狐千里拖进来男厕所的角落里,决心让他认清楚现实。
  能让令狐千里不再误会自己是女孩子,苍狼是很积极配合的,他不想一直“骗”自己的好朋友。
  但是苍狼不知道要怎么做。
  赫蒙天野直接当着令狐千里的面抓着苍狼两边的裤腰,往下一拉到底。
  连内裤都拉下来了。
  令狐千里,苍狼:“……”
  “SB你看清楚了,这玩意是刚学的男性第一性征,这个是第二性征,这里是男厕,跟你上了六年的男厕所,你TM还分不清男女你还敢说你不傻!”
  令狐千里,苍狼:“……”
  令狐千里红着眼睛看都不看苍狼一眼,抓着赫蒙天野的领子,两个人跑出去扭打成一团。
  苍狼提起裤子,叹了口气。
  令狐千里是死脑筋,想不开的事情就要一直想,然后还是想不开。
  现在他正处于自己的小天使是男孩子,就不能亲亲抱抱的事实里。
  苍狼红着脸表示女孩子也不可以啊!
  令狐千里闹别扭,赫蒙天野也不去劝,就一句话,“男孩就当不了你的天使了?是女孩你就会喜欢?”
  令狐千里想想还真是,但他还是拉不下脸来为了这么长时间的误会向苍狼道歉,就拜托赫蒙天野帮忙。
  赫蒙天野神秘一笑,你确定要我帮忙吗?
  令狐千里懵懵地点头。
  赫蒙天野拍了拍他的头。
  “算了,也为了我,我会帮你跟他合好的。”
  周末,赫蒙天野家里就他们兄弟俩两个,赫蒙天野约了苍狼来家里玩,等苍狼进了自己房间,赫蒙天野说要出去倒水。
  关上门赫蒙天野给了赫蒙少使二百块钱。
  “你哥我晚上有事,你出去过一晚吧。”
  赫蒙天野一向很有主见和决断,赫蒙少使很听他的话。所以即使不知道哥哥要干什么,还是乖乖捏着二百块钱准备去网吧开个包间通宵了。
  端着两杯水进了自己的卧室,苍狼已经坐在床上摆弄他的手柄了。
  “你通关了?”苍狼也有这个新出的游戏手柄,但是他自己在家玩总是死在第六关,离十关通关还早。
  “嗯,你不是说你一直打不过第六关吗,我带你打一遍,你回去试试。”
  两个人坐在床上打了两个小时才打完。苍狼全身都僵硬了 ,抬手伸了个懒腰。
  赫蒙天野眇着苍狼露出来一截白嫩嫩的腰,决定进行下一步。
  “我们来玩个游戏吧。”
  苍狼扭头。
  “我这有两根一样的绳子,我们互相给对方打结,谁绑的紧谁就赢了。”
  苍狼笑了起来。
  “你当我和萌萌一样傻,我怎么可能上当!再说我们都绑紧了,谁给我们解开啊。”
  “这是我准备给你出气的游戏,你不认真玩就骗不到令狐萌萌了,我弟就在我隔壁房间,我喊一声他就会来帮我们解开了。”
  苍狼看他真的很想玩就点头答应了。
  赫蒙天野喊了开始,苍狼先给赫蒙天野打了死结,又配合赫蒙天野打了一个结。
  苍狼自觉自己给赫蒙天野绑的很紧,而赫蒙天野因为施展不开反而绑的松松的,看来这个游戏只要左右手协调再加上先手就赢定了。
  “绑好了吗?”赫蒙天野侧过头来询问。
  苍狼点点头。
  “你绑的比我绑的紧,那你试试能不能挣脱?”
  苍狼动动手,却发现越动越紧,赶紧不敢动粮了,怕一会儿解不开还得剪。
  “我解不开,我给你打的死结你肯定也解不开,这怎么骗萌萌啊?”
  “要骗令狐萌萌一定要让他先手,他一定会和你一样打个死结,而我打的这种结靠蛮力是挣不开的,反而会越来越紧。”
  “可是这样我们俩都被绑住了,怎么分胜负呢?”
  “别急,因为死结是困不住我的。”
  几句话,赫蒙天野已经挣开了绳索,绳索软软地掉在了床上。
  苍狼一脸惊讶,死结都能破的?
  赫蒙天野拿起那根绳子,顺着苍狼的胳膊又绑了几圈固定了一下。
  苍狼被勒的有点紧,皱着眉问“你干嘛,绑我做什么,快给我解开!”
  赫蒙天野说:“绑着你,我们才能进行第三个游戏啊。”

天使与软糖,现代2【兔受3p避雷】

  自从“小天使”来了以后,喵疆班就出现了奇特的天使与魔鬼的三人组合。
  令狐千里越来越喜欢“小天使”了,也不肯叫他的名字苍狼,这怎么能是女孩子的喵名字呢!
  “天使,来吃我的饼干~”
  没错 ,令狐千里一直以为苍狼是女孩子,并且一直喊人家小天使,每次苍狼都很不好意思,脸红红地说“萌萌你别这么叫我啦,你可以叫我小名苍兔哦!我也不是天使~”
  令狐萌萌这个小名一直是赫蒙天野嘲笑他时候喊的,苍狼听了觉得很可爱就喊令狐千里叫萌萌,同样的名字苍狼喊,令狐千里就感觉好听,赫蒙天野喊他只想把他撕了。
  苍狼本来是坐在两人的对面,结果两个人一左一右跑过来把他夹在中间,互相推搡争抢。
  “兔兔是我的!”
  “才不给你!”
  对于令狐千里一直以为苍狼是女孩子这一点赫蒙天野嗤之以鼻,他上厕所可是看过,苍狼是站着尿尿的,也有把。
  得意洋洋地告诉令狐千里的结果,是两个黑眼圈。
  外加,从此苍兔都被挤在最里面上厕所,令狐千里死死挡着不让人看见。
  赫蒙天野很不满。一个两个怎么都那么傻白甜呢?
  这不妨碍三人组诡异地形成了铁三角。因为苍狼的缓和两个人隐隐对峙又共同排斥别的竞争对手。
  苍狼几乎是柔软地顺从两个人的霸道,被圈在了他们的圈里,虽然别的小朋友也很喜欢苍狼,但是每和苍狼多说几句话,令狐萌萌都死死瞪着像是要上来咬人。
  赫蒙天野还在那不冷不热的笑。
  可怕……
  幼儿园过去的很快,大家都上了小学,三人组幸运地分在了一个班,老师告诉他们男生和女生要分开上厕所,令狐萌萌举起苍狼就跑到了女厕门口,赫蒙天野拉都拉不住他,只能和苍狼紧紧握着手,不让他真的进去。
  mdzz?
  赫蒙天野踩着墙用力拉着苍狼,心里想这智障怎么力气那么大!
  苍狼已经急红了一张脸,一只手紧紧抓着赫蒙天野 另一只手抱着令狐萌萌的脖子,生怕真的把自己扔进女厕所了!
  可以预见真进去了就变成了小学一年级的流氓。
  令狐萌萌还奇怪为什么已经憋红脸了还不肯进去上厕所呢?
  不过天使脸红的样子真可爱啊!嘿嘿!(ˉ﹃ˉ)口水
  已经有女生在围观了,苍狼看着赫蒙天野,指望他做点什么救救自己。
  赫蒙天野皱着脸酷酷思索,终于想到一个办法。
  “令狐萌萌我告诉你,女厕所人这么多,你的小天使被欺负了怎么办,还是带进男厕所你给他挡着就好啦!”
  令狐千里果然停下了脚步。
  “可以吗?”
  “当然可以,我们幼儿园不都这么干的吗。”赫蒙天野一脑门冷汗。
  “呜π_π我不要进女厕,我害怕!”苍狼只觉得再靠近女厕所一步自己都可能会死。
  于是令狐萌萌抱着苍狼跑进了隔壁男厕。
  因为是赫蒙天野的主意,赫蒙天野也被迫过来苍狼挡着虽然他觉得完全没有必要。
  -_-
  还不许回头偷看。
  说起来那么聪明的竞日老师怎么养出来这么一个搭错筋的养子的。
  大概是随了他干爹千雪吗?
  也不对啊,千雪叔叔也没这么傻啊?
  赫蒙天野百思不得其解,可能只能归功于亲生父母了。
  令狐萌萌脑子不好使,这是大家公认的,常常一句话只听个开头完全不听结尾就冲上去大人了。
  但是坏就坏在他身手好,从小就就能把所有说他脑子不好的人打到闭嘴。
  还有说苍兔是男孩子的。
  越长大越疯不过令狐千里,所以不想无故讨打,虽然不一定打不过但是他心累。
  跟一智障讲道理,那他大概也是智障了。
  所以赫蒙天野幼儿园以后就没有再跟令狐千里说过苍兔其实是男孩子。
  而苍兔跟令狐千里说话就好像隔着玻璃,只看到嘴巴动,听不见声音。
  因为令狐千里的注意力全在苍狼的脸上,没法分神听他的声音了。
  这是赫蒙天野总结出来的结论。
  苍狼叹了一口气,摸摸令狐千里的头,说
  “萌萌,即使你脑子不好我也不会嫌弃你的。”
  令狐千里还可劲点头。
  苍狼,赫蒙天野:“……”

天使与软糖,现代1【兔受3p避雷】

  苗疆军区幼儿园大班,转来了一个有着蓝色大眼睛的小孩,叫苍越孤鸣,小名苍狼。
  金池老师正在向介绍新来的孩子,正在和赫蒙天野扭打的令狐千里只是分神看了他一眼,就被抢走了课间餐的小熊软糖。
  仿佛慢镜头一样,赫蒙天野露出了胜利的微笑,把两个人份的软糖丢进了嘴里。
  令狐千里气的冲上去就要掰他的嘴。
  “不可以这样哦,天野你吃太多糖了会蛀牙哦!千里你不可以打小朋友的脸啦!”金池赶紧抛下了小苍狼,尝试语言分开两个调皮蛋。
  然而令狐千里和赫蒙天野都是班里的老油条了,哪里管老师的劝告,继续撕。
  等到好不容易不打了,两个人都是鼻青脸肿。
  赫蒙天野也不知道那小熊软糖嚼了没,就囫囵吞下去了。摸摸嘴好像还开裂了,嘶!
  令狐千里和赫蒙天野并排坐在桌子边上互相扭过头去谁也不理谁。
  金池才有机会安排小苍狼的座位。
  “唔……好像也只有天野和千里的对面座位有空了,苍狼愿意和他们做朋友吗?”金池牵着苍狼地手轻轻问着,她其实是不抱希望的,因为别的小朋友都哭着喊着换了座位,所以才只有令狐千里和赫蒙天野那一桌是空的。
  “我愿意。”苍狼睁着大眼睛没有看出一丝不情愿。
  “咦?那好吧。”
  令狐千里侧眼瞄到苍狼被金池牵着走过来,坐在他们的对面。
  “千里,天野,你们要和新同学好好相处,不可以欺负他哦!”
  “我可以和你们做朋友吗?”
  苍狼伸出手,里面躺着两颗小熊软糖,第一次收到别的小朋友的礼物的令狐千里抬头看着苍兔,蔚蓝放眼睛笑的眉目弯弯,雪白的皮肤带着红晕。
  竞,竞日爸爸,我看见天使了!

对不起,我又py交易做下了如此丧失之事,不仅拉郎还3p,emmmm,请谨慎食用,前篇甜文,后篇车,车,还有车。

病中,现代【千竞】8完

链接走评论,阳痿了三天终于决心在上班前一天把这个文撸完,这次只有三四千的车,真的不能再玩四天啪一车了,肾承受不住!
现在是凌晨5.18分,我要睡了,晚安╭(╯ε╰)╮
顺便我才不会刀呢!千竞也要甜甜的!